深圳市九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九洲配音)提供廣告配音, 專題配音, 廣告片配音,宣傳片配音等30多種語言配音,客戶有深圳地鐵,水晶石,華為,富士康0755-82522903.
·全國配音服務熱線:400-888-6275
·在線MSN溝通:[email protected]
·在線QQ溝通:228319709

 
規范操作,合同保證
確保配音品質及交付期  


優秀卓越的配音能力 保證配音質量
完善周到的后續服務 您無后顧之憂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九洲博客

[九洲配音]古詩詞讀音讀音究竟怎么定?九洲告訴你

http://www.xinva.tw/   2019-4-10 16:47:50 

       不久前,微信熱傳一篇《注意!這些字詞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對古詩詞教學中“鄉音無改鬢毛衰”的“衰”(讀“shuāi”還是“cuī”)、“一騎紅塵妃子笑”的“騎”(讀“qí”還是“jì”)、“遠上寒山石徑斜”的“斜”(讀“xié”還是“xiá”)等讀音問題進行討論,引發公眾熱議。“普通話異讀詞審音”這樣一個專業的概念隨之躍入了公眾的視野。對于配音行業從業者來說,字詞的讀音問題也是工作中經常會碰到的問題。

       那么現代漢語的讀音規范究竟是如何制定的?對群眾口頭表達中存在不同讀音的詞,為什么要進行審定?審音的原則和標準又是什么?

 
              審音只審普通話中異讀詞

        什么是異讀詞?一個詞意義是明確的,但在讀音上有分歧,在口語當中有兩種或者更多的讀音,這就叫作異讀詞。“例如,‘復(fù)雜’也有人讀‘復(fǔ)雜,‘質(zhì)量’也有人讀‘質(zhǐ)量’,這種語音的不統一影響了語言的規范化,有時還會造成誤會。20世紀50年代,很多人把‘癌癥’讀作‘yán zhèng’,在交際中就容易產生誤會,比如說你得了胃炎,就不好說是胃里發炎了還是胃里有腫瘤,所以要審定異讀詞的讀音。”

        1955年10月,為提高現代漢語的規范化程度,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學部在北京召開了一次現代漢語規范問題學術會議。根據會議決議,1956年1月由語言文字學家和其他與語言文字應用關系密切的專家組成了普通話審音委員會,來研究并確定普通話常用詞匯的讀音,而審定普通話異讀詞的讀音是當時亟須解決的問題。

        而關于審音的對象,公眾對此存在兩種誤解。其一,我們通常所說的“多音字”并非都需要審定,因為審音是以詞為單位的。審音表并不是一個字有幾個讀音就收錄幾個讀音,而是在現代漢語的語詞中,如果這個詞存在一個或幾個字的讀音有不同讀法,就需要給出一個規定。比如‘好’有兩個音,但沒有說‘很好(hào)’的,就不在審音范圍。另外,如果一個字是單用的,比如‘斜’,就看它在現代漢語中有無兩個以上的讀音,有的話才需要審定。”其二,審音是審普通話里的異讀詞。“普通話是我國通用的現代標準漢語,它是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文言詞里有很多異讀詞,還有方言里的異讀詞,都不在審定的范圍。所以,審音工作并不涉及古詩詞讀音問題。

        所謂審音就是從幾個讀音里確定一個標準音,大家都照這個讀,其他讀音就淘汰了。

        那么,審音就是改訂讀音嗎?“審音的目的主要是為了語言生活的簡練和小學生認字方便。如果一個字意義不變,但可以讀多個音,就顯得繁雜了。審音具有規整字音的作用,專家學者不能生造讀音或者硬要改掉一個讀音。語言是不能隨便改的,語言是人說的話,有自身的發展規律,人不能勉強、控制它,正如不能改造自然規律,只能順勢而為。”

        為什么說審音適應了語言的發展變化?麥耘解釋:“比如一個字有兩個讀音,我們在北京、天津調查讀哪個的人多,超過一定比例就選取哪個。比如‘危險’的‘危’、‘微笑’的‘微’100年前讀二聲,但后來老百姓讀一聲了,一聲逐漸被大眾承認,二聲反而成了‘舊讀’,以致取消,這就是變化的過程。還有一些新增的讀音,如‘的士’的‘的’(dī),是個英譯詞,但因為成了口語中的常見詞,所以要收入。這是根據語音實際的變化情況決定的,也是20世紀50年代、80年代審音之后還要重新審音的原因。”

 


        變更讀音須有依據,并非“大部分人讀的就是對的”

        第一批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初稿發布于1957年10月,到1962年12月先后發布了三批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的初稿。為了方便使用,1963年把已經發布的初稿匯編為《普通話異讀詞三次審音總表初稿》,在社會上發行。“但這個文件是初稿,改革開放后,我們的語言生活也發生了新的變化,有些審定的讀音又發生了改變,所以到1982年重新組織了異讀詞審音委員會,在原有初稿的基礎上進一步進行研究、整理,對內容做了必要的調整。到1985年12月,審定工作告一段落,由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原國家教育委員會等聯合發出通知,公布了《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決定自文件公布之日起,文教、廣播、出版等部門及全國其他部門、行業所涉及的普通話異讀詞讀音、標音均以該表為準。”

        審音秉持兩個大原則:既考慮普通話語音發展規律,也考慮到實際情況。“首先,審音以符合普通話語音發展規律為原則。我們要解決普通話異讀詞的問題,必須以普通話語音客觀發展的規律作為總原則來處理。同時規定,以便利廣大群眾學習普通話為著眼點,采取約定俗成、承認現實的態度。但具體到每個詞,還要認真地考慮。

那么,審音是否意味著“大部分人讀的就是正確的”呢?一些改音之所以成立,不僅因為“讀的人多”,更是因為它符合語言發展規律、文字規律和社會需要。比如“質量”的“質”在古漢語中是入聲字,但現代漢語中入聲已經消失,原來讀入聲的詞現在分別改讀為陰平、陽平、上聲、去聲,但一些古入聲字容易產生異讀,所以審定時把“zhǐ”的讀音廢除,就既符合語音發展規律,又符合實際情況。又如“裝幀”的“幀”是個形聲字,從古代字書上看應該對應現代讀音“zhèng”,所以過去的字典、詞典標音為“zhèng”,但在實踐過程中,右邊表音的部分是“貞”,因此很多人讀成了“zhēn”,而且和“偵”字的讀音也容易聯想到一起,所以最后審音時改讀為“zhēn”。再如“笨拙”和“遠見卓識”,“拙”和“卓”過去都讀一聲,見識短說“拙見”,夸別人見識高明說“卓見”,讀音相同意思卻差異很大,容易造成混淆,審音表最后確定“拙”為一聲而“卓”為二聲,這個分別是很有必要的。

還有不少詞例,因為古漢語中有理據,審音表并沒有“從俗”。例如,“游說”的“說”讀“shuì”,是勸說別人使別人聽從的意思。由于讀“shuō的”情況很常見,但“說”讀“shuō”和“shuì”的時候含義并不相同,而“shuì”在文言中很常見,讀“shuō”本來就是一種誤讀,所以最終審音時還是審定為“shuì”。所以,大眾也不用擔心審音會把造詣(zào yì)從眾改讀為“zào zhǐ”。

漢語是有悠久歷史的,是一種高雅的語言,其詞匯的豐富性也很突出。詞語的審音工作都是慎之又慎的,改了好像是少了一個讀音,學起來容易些了,卻讓詞匯里的文化受到了傷害,是一種低俗化的傾向。


免费沈阳麻将 重庆时时走势图下载 北京塞车pk记录 快乐12助手官方下载 澳洲幸运5计划专家 3d绝杀六码走势图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图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号码 北京时时赛车论坛 七码倍投 河北20选5开奖号